document.write('
')

导师和学生抢一作,这个皮已经扯了 80 年……

2022-06-22 06:52:27 围观 : 131次 来源 : 教育论文网 作者 : 永强

  师生间的「一作之争」自古以来一直算是科研圈的千古难题,大到科学大家小到你我身边,论文署名的纷争从未消停过。

  1952 年,著名微生物学家赛尔曼 · A · 瓦克斯曼(Selman Abraham Waksman)因链霉素的发现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但实际上,链霉素是由其学生阿尔伯特 · 萨兹(Albert Schatz)分离出来的。

  尽管萨兹博士起诉罗格斯大学和瓦克斯曼后赢得了官司,罗格斯大学发布声明,承认萨兹是链霉素的共同发现者。但他也再难立足学术界。

  他申请了 50 多所大学的教职,没有一所愿意接纳他。直到 1990 年导师瓦克斯曼去世后,罗格斯大学才呼吁为萨兹恢复名誉。此时,距离链霉素发现已经过去 50 周年。

  80 多年过去,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变得更好,甚至在畸形的科研评价体系的加持下,愈演愈烈。以至于现如今在某些招聘公告中,已经将这种本见不得光的潜规则默认为常态。

图片来源:某招聘网站

  而不知如何应对,甚至无处申诉的学生们只能在网络平台提出自己无法解决的困境。

知乎截图

  谁的贡献更大?

  如何确定作者贡献和署名顺序呢?

  中科院赵国屏院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曾组织 15 个单位、53 名科研人员共同完成 2004 年发布在 Science 上的《中国流行期间 SARS 冠状病毒的分子进化》。

  「一般来说,这个规范是很明了的:署名第一作者或共同第一作者,应该是论文中数据形成的主要贡献者。」赵国屏说,「我研究生导师的规矩是,第一作者必须要完成论文最初草稿的写作。如果有共同第一作者,这个起草论文的第一作者往往也就成了所谓的『第一作者』。」同时,「通讯作者就是要对论文全面负责,读者有什么问题,首先要找的就是通讯作者。」

  这当然是最理想不过的情况。但现实是师生间暧昧不清的贡献度问题,往往将论文署名问题推入了学术的名利场。

  2021 年,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硕士刘毅状告导师李啸,称后者在期刊论文上抢占本属于自己的第一作者位置。

  刘毅认为论文的主要贡献来源于自己,实验模型的设计和实施,数据都是自己做出来的,自己应该被署名第一作者,而实际上他被署名第二作者;

  李啸方面则认为刘毅的贡献在于实验部分;李啸负责论文的大部分内容,并且参与了文中心论点的提炼和实验设计。论文的署名顺序是讨论决定,刘毅当时并未对署名顺序提出异议。

  2021 年 5 月,法院一审判决:原告的贡献已得以体现,一审败诉后,刘毅不服,提起上诉。2021 年 12 月 17 日,此案二审开庭,当庭未宣判。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导师认为自己提供了最宝贵的想法和支撑实验完成的资金,得利理所应当,学生忽略了平台的重要性,被质疑实属太委屈;

  学生认为自己辛辛苦苦,真正动手一砖一瓦构建起来,到头来却要白白拱手送人,更是义愤填膺。

  这似乎是大部分论文署名之争中站在对立面的师生缩影。

  这道题有没有解法呢?也有:

  南京林业大学化工学院博导林中祥曾表示,他认为「导师给出方向,实验室内相互帮助,让研究生从不会做科研学会做科研,实现了导师的 idea,完成课题任务,学术贡献并发表论文署名的标准应该是:学生第一作者,导师通讯作者。」

  2021 年的一份研究曾经对师生合著论文中的署名问题进行了探讨。其中也指出,师生双方共同署名的论文本是一种双赢——一方面研究生拉导师的大旗作虎皮可以使文章顺利发表,研究生也可提高业界知名度,而导师在论文上署上自己的名字,腾讯,也是对后辈的提携,同时也可应付科研业绩方面的考核。

  从学术圈到名利场

  本是双赢的事怎么会频频闹到对簿公堂呢?

  从知乎一位匿名答主的答案中我们可窥见一二,他内心里也并不认可自己做一作,学生做二作的形式,但却不得不为之,是因为学校的考评只认一作。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