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校方通报研究生校内猝死称导师未接到请假申请 家属:已递交起诉材料

2021-12-10 07:58:00 围观 : 141次 来源 : 教育论文网 作者 : 永强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山东滨州34岁的研三学生谢鹏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猝死一事引发关注。(34岁研究生之死:事发当天熬夜到凌晨两点半,生前称被延期半年毕业)

12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谢鹏家属处获悉,已委托公益律师贾方义、郭乘希,向辽宁省阜新市细河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和其导师董天文的材料,以侵权责任纠纷为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各项费用共计103余万元。

校方:导师未接到请假回家申请

红星新闻记者此前报道,谢鹏是辽宁工程技术大学研究生,根据其家属的讲述和所提供的聊天记录,谢鹏今年5月感到身体不适,曾在医院检查出“冠心病心律失常”,他在和朋友聊天中提到,想向导师请假,但导师“不让走”。并且,在谢鹏与同学、朋友的聊天中,曾多次提到“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按谢鹏的说法,导师很严格,安排了大量工作,他每天都在“干活”,还吐槽倒贴费用做研究,最后导师却让他延期半年毕业。而谢鹏的同学则告诉记者,他们认为谢鹏已基本具备按时毕业的条件。

校方通报研究生校内猝死称导师未接到请假申请 家属:已递交起诉材料


谢鹏多次向朋友表示,“我现在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谢鹏与导师董天文的聊天显示,董天文将自己课题中的多项工作交由谢鹏承担,例如资料查找、撰写课题材料及制作PPT、课题组发放福利、帮助课题组其他成员做实验、出差等。在生活方面,还需要干不少杂活,如为老师打扫办公室、早上帮老师烧水、给老师送烟、去老师住所拿衣物等。

11月23日上午,熬到深夜的谢鹏,在学校自习室内猝死。

12月8日深夜,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对此事发布通报称,百度,2021年11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学校2021级硕士研究生谢某(即谢鹏)在教学楼突然抽搐并晕倒,被及时送医后,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医院诊断死因为心源性猝死。事发后,学校迅速成立专项工作组,与家属进行沟通,给予精神抚慰和生活照料,协助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校方通报研究生校内猝死称导师未接到请假申请 家属:已递交起诉材料


该校的通报中还提到,经核实,2021年5月,谢某因未能完成学位论文,向学院提出延期答辩申请。在导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谢某经过努力完成学位论文初稿,并于10月下旬通过预答辩。按照研究生培养要求,在学习期间,谢某参与了导师主持的1项科研项目,承担部分实验测试工作。经了解,2021年5月初,谢某报知导师去医院就医,就医后导师询问了就医状况,谢某没有向导师反映其患有疾病的问题。此后,导师未曾接到过谢某请假回家的申请。

学校最后在通报中提到,将积极与家属沟通,依法依规处理善后事宜,愿逝者安息。

谢鹏的大姑谢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家属已看到学校所发通报,并认为学校“还是不说真事,不讲道理”。

校方通报研究生校内猝死称导师未接到请假申请 家属:已递交起诉材料


谢鹏和导师的聊天截图

谢女士表示,学校还有多项事物并未回应清楚。谢鹏和他的多位朋友均认为在“延毕”前,谢鹏已具备毕业条件。即使学校有延迟毕业的学生,也很多都离校去找工作或者一边找工作一边准备毕业论文。家属不理解,是什么原因让谢鹏一直留在学校,而且在留校期间还安排那么多与其毕业论文无关的工作。

比如,7月去郑州做与毕业论文无关的项目,以及去世当天凌晨2点半左右在电脑保存的文档,均与谢鹏的毕业论文无关。此外,还安排谢鹏去做一些浇水、买月饼的工作等。

12月9日,红星新闻就谢鹏家属提出的问题,以及此前报道的相关问题,致电辽宁工程大学。学校的工作人员表示正在进一步核实之中。

律师:与导师属于劳务关系

12月9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谢鹏家属委托的公益律师贾方义、郭乘希,已向阜新市细河区人民法院,以侵权责任纠纷为由,递交了起诉校方和谢鹏导师的诉讼材料,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各项费用共计103余万元。

“近几年我一直在关注高校学生劳动权益的相关案件。”贾方义表示,在我国,高校的两项任务分别为教育和科研;而已经通过的《民法典》适用于所有公民,学生也是公民。“从传统意义上讲,大家认为学校就是搞教育的。实际上,高校也承担一定的科研任务。”贾方义认为,整个高校甚至整个社会存在“认知缺陷”,“大家都认为学校是搞教育的地方,怎么能够适用到《劳动合同法》?但如果学校里发生伤害、侵权甚至犯罪行为,我认为同样适用《劳动合同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