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八赴河池,完成了我的三线建设博士论文

2022-06-22 15:53:58 围观 : 58次 来源 : 教育论文网 作者 : 永强

刘朝华
2022年5月29日,当2022年度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史教研部博士论文答辩的答辩委员会主席宣布委员会老师们一致同意通过我广西三线建设研究的博士论文时,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了下来。尽管自己深刻地认识到论文还有很多值得改进和可以完善的地方,正如委员老师们给我提出的意见那样。
答辩结束后,我首先是向四年来一直关心、帮助和培养我的导师祝彦教授表达了感谢,感谢祝老师对我学术上的悉心指导和人生道路上的耐心指引,老师的谆谆教诲让我深受感动,受益一生。之后,我也把通过学位论文答辩的消息告诉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大学历史系徐有威教授。徐老师是我踏入三线建设学习研究的引路人,他对我的帮助为我学位论文的最终完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听闻我论文答辩通过的消息,徐老师很是为我高兴,并饶有兴味地和我聊起了我涉足和从事三线建设学习研究的初步经过。话尾徐老师让我写一段自己三线建设学习与研究经历的回忆,虽然我感觉自己的经历微不足道,但我还是应承下来,以给徐老师一个交待,并纪念这段难忘的人生旅程。
一、京师偶遇:三线建设学习研究的缘起
我的三线建设学习研究的缘起看似源于一场与徐老师的“偶遇”,当然,作为晚辈的我,用“偶遇”两字定是不当与不敬。但徐老师的为人,他根本不会去计较这些小节。2021年8月,我通过统一招考进入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史教研部攻读中共党史专业博士学位。我与徐老师的认识,便是从徐老师来中央党校作的一场关于小三线建设研究的学术讲座开始。
其实,进入中央党校学习之前,我从2021年9月始就一直在中国人民大学访学。受北京浓厚的学术氛围影响,学习期间,我形成了一个到各高校和研究院所“蹭听”讲座和学术报告的“习惯”。一年下来,我大约听了各类学术讲座已逾百场。来到中央党校学习,尽管学业任务很重,只要一有时间,我还是喜欢到处“蹭听”讲座。
记得是在2021年10月31日上午,受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董洁教授的邀请,徐老师在党史教研部会议室给我们硕博士研究生们作了一场生动的小三线建设研究学术报告。徐老师深厚的学术功底和随和幽默的个性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报告会一直持续到过了午饭饭点才结束,在徐老师去赴午宴的路上,我和几位同学一直跟随着并抓住机会和徐老师进行各种交流,在分别时刻,我趁机加到了徐老师的微信,徐老师还向我推送了“小三线今昔”的微信公众号。这是我和徐老师的初次见面,感觉徐老师是一位很容易接近、有着深厚学识并善于把艰辛的学术研究当做乐趣乐事来做的乐观豁达的老师。
加了微信的我起初并没有和徐老师再有更进一步的交流交往,因为我不敢在自己对小三线建设还不甚了解的情况下贸然与徐老师联系。之后,我曾经到中央党校图书馆把所有的三线建设、小三线建设的图书搜了个遍,并借了几本。很遗憾,最重要的几本已经被不知哪位同学捷足先登了。因为繁重的学业和课程考试任务的缘故,很长一段时间,百度,我几乎淡忘了徐老师和他的小三线建设研究事业。
直到2021年5月中旬,随着我们一年来紧张的博士课程学习行将结束,6月份进入课程考试考核阶段,我们博士论文的选题问题开始提上议事日程。经过与导师祝彦教授的多次商量,鉴于我是来自广西的博士生,而且当初考入中央党校读博时选择的是定向类型,当时学校对我们定向生有一个“做博士论文期间不继续提供住宿”的政策,这样一来想要继续在北京完成博士论文,从经济的角度我们个人是难以承受的。为此,我把博士论文的选题范围大大进行了缩小,从查资料方便出发,把范围仅限在了广西地方问题上。经过多次与导师的反复斟酌和艰难取舍,最后我选题确定为“桂北小三线建设研究”且得到了祝老师的鼎力支持。实际上,之前我虽然在加了徐有威老师的微信之后和他鲜有联络,但学习之余我还一直关注着徐老师以及他的小三线建设研究动态。
 

2021年江西南昌“首届中国三线建设史研究工作坊”合影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